欢迎来到桃色姐妹健康网!

结婚是件喜事 在婚礼前乘坐中巴车送亲时发生事故 致1人死亡

栏目: 社会民生 来源:南华网

南华早报网12月30日讯/ 结婚是件喜事,但舒兰市的新娘孟庆凤和很多亲属,在婚礼前一天乘坐中巴车送亲时发生事故,冲到了5米多高的桥下,造成一死多伤,她自己也重伤住院。孟庆凤甚至留下了心理阴影,很是自责,如果我们不结婚,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。 车

        南华早报网12月30日讯/   结婚是件喜事,但舒兰市的新娘孟庆凤和很多亲属,在婚礼前一天乘坐中巴车送亲时发生事故,冲到了5米多高的桥下,造成一死多伤,她自己也重伤住院。孟庆凤甚至留下了心理阴影,很是自责,“如果我们不结婚,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车体打滑冲下桥

        孟庆凤老家在舒兰市小城子镇孟家村,已经登记的丈夫赵庆洋老家在辽宁省本溪市,婚礼定在12月24日举行。23日5时20分许,孟庆凤和她的其他18名亲属坐在一辆从旅游公司包来的中巴车里,到本溪去送亲。

        当时天还没亮,车开了也就20多公里,在行至舒兰市上营镇马鞍岭采石场桥时,发生了意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车在桥上,我感觉颠了一下,车体就向右侧打滑,司机好像往左打了舵,后来不知怎么的,车体又打滑了,直接从桥上冲了下去。”伤者孟影说,之后的事她就记不清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车体整个倒扣在河面上,我们身上都湿了。在空中车体好像还发生了旋转,车头、车尾的方向直接颠倒了。”孟庆凤的姐姐孟庆丹说,车在空中时她脑中一片空白,当车掉到冰面上,听到周围人的呻吟,她渐渐恢复了意识,“我当时只有一个想法,必须爬出车去,然后救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孟庆丹先推醒了身旁的一名男性亲属,“你快把车窗踹破,咱们好爬出去!”“咔嚓”一声,车窗被对方踹开,他们俩爬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当时情况紧急,车内的人都在水里泡着,有好几个人的头还插在水中。”孟庆丹说,她从车外将车窗强行拉开,让能活动的亲属先把头部在水里的人救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爬出车外时,司机早已在车外,我立即找他要电话报警。”孟庆丹说,当所有人都被救出来后,她发现坐在最后一排的一名男性亲属已经死亡。当时伤情比较严重的还有一名7岁的孩子,不停向外吐着血。

        多名路过司机救人

        看到所有人都在哭,孟庆丹越来越清醒,她拖着受伤的身体,从陡坡河堤处爬到公路上。“当时我也顾不得自己被撞了,走到公路中间,看到车就拦。”孟庆丹说,路过的车辆没有不停的,一共有7辆机动车的司机和3名赶牛车的村民出手相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些好心人爬下河堤,把他们从河堤下抬到公路旁,身上都沾上了血,连名字都不留。”孟庆丹说,后来爸爸的朋友开车赶来,事故发生一个多小时后,所有伤者都被陆续送往医院。没有太多人手,伤势较轻的负责照顾伤势重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两岁孩子被妈妈护住

        孟庆凤住进了吉林市中心医院14楼骨外科病房,昨天上午,孟庆丹正照顾着妹妹。一会儿掖掖被角,一会儿看看输液情况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要上卫生间吗?”孟庆丹问,见妹妹微微摇头,她拜托同屋的病友照看一会儿,就缓缓打开病房门,到13楼的胸外科病房去看两位嫂子。她的左胳膊因为疼痛不敢抬太高,但已经是非常轻微的伤势了。孟庆丹说,19名亲属中,算她在内只有4个人还能活动,其他的人多数是骨折,包括孟庆丹父母在内共有4人留在舒兰市,更严重的在长春和吉林市住院,7人在吉林,3人在长春。有一个姐夫在吉大二院的ICU病房里,只有头和两个胳膊有知觉,胸腔有积液,目前已经做了手术。大夫说,治疗后也是高位截瘫。一个7岁的孩子颅骨多处骨折,目前在中日联谊医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万幸的是,两岁的小孩和她妈妈没什么大碍,事故发生的一瞬间,妈妈把孩子护在怀里,妈妈被撞伤,胸腔疼。”一名女性亲属说,目前各家凑钱,垫付了20余万元的治疗费用,已经有些吃不消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新婚夫妇自责:不该结婚

        孟庆凤颅骨、锁骨多处骨折,躺在病床上,一直沉浸在自责中,嘴里总是小声说着,“我们不该结婚,如果我们不结婚,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和赵庆洋在大连打工时相识,已经相处了5年。事发后,得知姐夫去世,她几乎崩溃,哭个不停。事发当晚,赵庆洋赶来,小两口相互依偎着,还在自责,“我们不该结婚,不结婚就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件事已经给我妹妹留下了阴影,经常半夜惊醒流泪。”孟庆丹很心疼妹妹,一直安慰她不要多想,先养身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赵庆洋也这么劝我,我也想好好养病,可是我没法不想这件事。”孟庆凤哽咽着说。

        赵庆洋表示,出事后,家人从辽宁赶来。至于婚礼,等妻子伤好后再说,很有可能不会再办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包车费用是4700元,出发前交了1000元定金。目前,出事车辆所属旅游公司已向医院打了部分治疗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钱不够用,目前医疗费用还是成问题,我会继续找旅游公司交涉,希望他们早日赔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司机:

        天没亮路滑

        该车司机姓李,今年48岁,近18年的驾龄。事故中他胸椎骨折,住进了吉林市中心医院。

        提到事故,他的声音很轻。“当时天还没亮,路滑。”他说,车是旅游公司的,有保险,目前旅游公司已经介入,处理后续事情,“开车这么多年,第一次遇到这么大的事故。”随后他闭上眼睛,没有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旅游公司:

        首要是救人

        昨天下午,旅游公司车队队长庞先生在舒兰市交通部门处理后续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目前旅游公司已经垫付了15万余元,是借来的,他们家属也在垫付。现在需要家属提供治疗票据,我们才能到保险公司协调医疗费用问题。”庞先生说,出事的车属于公司外挂车辆。营运手续、行车证等都有,2010年与旅游公司签署了外挂合同,每次包车时,司机都要向公司报备。他表示,具体责任划分还是后话,现在首要的是救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昨晚,旅游公司又垫付了两万元。

        律师:

        赔偿主体涉及四方面

        据吉林吉翔律师事务所律师刘海波介绍,旅游公司和司机间的挂靠协议,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效力性禁止性规定,所以是合法有效的。关于本案的赔偿主体,涉及旅游公司、保险公司、车主、驾驶员四方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中,旅游公司依据挂靠协议承担赔偿责任,保险公司在保险合同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,车主与具有故意及重大过失的驾驶员承担无限连带赔偿责任,驾驶员主观上为一般过失的不承担赔偿责任。